当前位置:首页 > 百人牛牛APP >

两大2B巨头连生变故,数智时代SAP与Oracle的CEO难当

发布时间:2019-10-24 17:51:03 来源:中国软件网 作者:曹开彬
[摘要]这几天令我非常吃惊和难过的消息是:全球第二大百人牛牛APP应用巨头Oracle的首席执行官马克·赫德(Mark Hurd)因病去世,享年62岁。
这几天令我非常吃惊和难过的消息是:全球第二大百人牛牛APP应用巨头Oracle的首席执行官马克·赫德(Mark Hurd)因病去世,享年62岁。

在一个多月前,9月12日,他才刚刚向外公布,因自己健康问题开始休假,不再担任Oracle CEO。

马克·赫德于2010年加盟甲骨文,并于2014年与担任首席财务官多年的萨弗拉·卡茨共同接替甲骨文创始人拉里·埃里森担任联席CEO。

在他担任联合CEO期间,Oracle的股价上涨了37%。目前Oracle市值在1900亿美元左右,股价56美元左右。

02

10月11日,德国软件公司、全球最大的百人牛牛APP应用厂商——思爱普(NYSE:SAP)发表声明称,孟鼎铭(Bill McDermott)将辞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。

在SAP的声明中,只是说孟鼎铭没有续签合同,但没有透露具体的原因;在Oracle的公开信息中,也没有明确赫德将休假到何时。

孟鼎铭于2002年加入SAP,2010年开始担任CEO。也在同年,思爱普采用了联席首席执行官结构,任命孟鼎铭和时任产品开发负责人的施杰翰(Jim Hagemann Snabe)两位出任联席CEO。但施杰翰在2014年辞职,从而使得孟鼎铭成为了思爱普唯一的首席执行官。

在SAP的声明中,只是说孟鼎铭没有续签合同,但没有透露具体的原因。

自2010年以来,SAP的股价上涨了两三倍。目前SAP市值在1500亿美元左右,股价126美元左右。

03

在我的心目中,赫德是一个非同寻常的职业经理人。他能将公司制定的战略得到坚决有效的执行,他擅长将已具备一定规模的高科技公司带到一个新的高度,并且使公司保持良好的经营状况。

孟鼎铭也是一个对未来极具进取心、非常有开拓精神的职业经理人。他所领导的SAP的几次重要收购,都透露出他对未来的洞察能力,以及他拓展百人牛牛APP边界、迎接百人牛牛APP经营变化的战略能力。

对于百人牛牛APP软件、百人牛牛APP应用,乃至云计算、百人牛牛APP服务这个市场来说,这都是重大的高层变动,都是重大的新闻事件。毕竟,他们是全球ERP市场中排名第一、二,也是全球前五大的软件公司。他们的一举一动,都对百人牛牛APP应用有着重要的影响。

有意思的是,这两家因开发复杂、巨型ERP软件产品而占位全球百人牛牛APP应用软件前两名的巨头都采用联席CEO制度。

两家公司都对新的CEO人选作了交待。

SAP公司董事会成员詹妮弗-摩根(Jennifer Morgan)和克里斯蒂安-克莱因(Christian Klein)已被任命为联席首席执行官,并立即生效;

甲骨文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拉里·埃里森(Larry Ellison)将与另一位首席执行官萨夫拉·卡茨(Safra Catz)共同承担赫德的职责。

为何这两个正面竞争、斗了一二十年的全球软件巨头CEO居然几乎在在同一时间点发生了变故。这既有一定的巧合,但背后也反映了一个的共同特点:

云时代SAP与Oracle的CEO难当啊!

04

比较明显的一点就是,这两大巨头都在面临着巨大的业绩压力。

Oracle在最新的财年总收入为395.06亿美元,最重要的是其收入居然下降了,增长率为-0.8%。2017年的增长率为5.6%,2016年为1.8%。连续三年,其收入几乎没有增长。

Oracle近年收入和增长率

资料来源:Oracle财报

SAP情况比Oracle稍好。在最新的财年总收入为291.49亿美元,其收入增长率为8%。2017年的增长率为9.8%,2016年为6.1%。连续三年,其收入增长率都在个位数。

SAP近年收入和增长率

资料来源:SAP财报

这个业绩无法让资本市场满意。它和Salesforce、Workday等新型的云计算公司相比,增长率差距太大。例如,Salesforce最新财年的收入为132.82亿美元,增长率为26.7%。关键是它2017年、2016年的增长率也分别高达24.9%和25.9%。它的增长率远远高于SAP、Oracle。

Sslesforce近年收入和增长率

资料来源:Sslesforce财报

在这连续三年的时间里,这两位CEO都未能解决增长乏力的问题。并且,从未来的发展前景来看,并没有让人看到有可能改变的迹象与趋势。

05

业绩增长达不到投资者的预期,很大原因要归结于SAP与Oracle传统软件业务的不断萎缩。

无论是SAP还是Oracle,其传统ERP的收入,尤其是新许可的收入在不断减少。在云时代、数字化的需求背景下,很少客户会再购买一个ERP这样的大软件包。

尤其是对于Oracle,不仅ERP业务有影响,他的数据库业务也受到新兴云数据库的极大冲击。就在前一周,AWS技术布道者Jeff Barr在博客发布表示,亚马逊消费者业务已经将近7500个Oracle数据库、75PB级数据库都已经全部迁移到了AWS数据库中,并且关闭了Oracle数据库。在向云、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的今天,去“O”记数据库似乎已成为很多百人牛牛APP的共识。

ERP是SAP的核心所在,数据库是Oracle的核心所在。这两个业务的损失,要靠新的业务、云服务的增加来弥补。

SAP刚刚发布2019财年第三季度的财报,数据显示,SAP在该季的总收入为67.91亿欧元,云业务营收为17.89亿欧元,较去年增长37%,占公司总体收入的26.34%。SAP希望,这一财年云服务的收入能达到100亿美元。

Oracle最新发布2020财年Q1季度财报中,甲骨文总营收为92.18亿美元,而去年同期为91.93亿美元,略有下降。其中云端服务和云端授权总营收为68.05亿,同比增长3%。(有意思的是,Oracle的云服务收入占比居然高达73.82%!我不太清楚其中的具体构成。)

从现在的财报数据来看,这两个巨头所公开的云服务收入已占公司一定比例。但其业绩表现都没有达到分析师的预期。

对于这两个百人牛牛APP应用巨头的云服务转型,在我看来,目前除收购了不少云服务公司之外,本身的核心业务并没有什么亮眼成绩。

06

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是,未来的世界将向智能化转变,人工智能将在未来的百人牛牛APP应用占据中核心角色。而SAP和Oracle对AI的世界没有足够的重视。

当然,两个公司的高管都认为AI非常重要,但从目前来看,这两个公司的战略方向都是将人工智能与现有的百人牛牛APP应用融合,将AI嵌入到应用程序的各个环节之中。

但这可能是不够的。AI将改变一切,改变社会,改变百人牛牛APP,改变业务,改变流程。相应的百人牛牛APP服务需要以AI为基础进行重构,而不是融合。

Salesforce在这方面的战略更为明确。该公司正用其人工智能平台——Salesforce Einstein对其所有百人牛牛APP应用进行重构。同时,还用人工智能技术和方案对其公司的管理和运营进行重构。

在我看来,所有的百人牛牛APP服务提供商都应该采用这样的人工智能战略,既改造产品,也改造百人牛牛APP自身的运营。

07

在云计算、数字化、智能化的时代,像SAP、Oracle这样的百人牛牛APP应用巨头该如何转型,应该采用什么样的发展战略?这是一个巨大的难题。

其挑战在于,在传统软件时代,这些百人牛牛APP应用巨头都靠自己的一两个主打产品就诞生了一个巨头公司。但在云时代,所有百人牛牛APP服务都在采用微服务架构、都在朝微应用发展,百人牛牛APP很难依靠单一应用支撑一个大业务。

所以,对于SAP、Oracle来说,如何将其大型ERP产品上云,适应数字化、智能化的时代需求,是他们要向云成功转型的核心。从现在这两家公司的举措来看,他们是将自己的ERP产品上云了,但其核心思想和业务模式没有根本性的变化。

在我看来,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战略。核心产品ERP上云,不应该只是本地部署的ERP搬到云端。

SAP和Oracle正在迅速行动的、和AWS、阿里云等现有的公有巨头合作,实现混合云的管理,或许是个方向。但对于掌握了核心客户资源的他们来说,这种模式也让人有割肉之痛啊!

总之,巨头转型之路艰难。具体要怎么做,采用什么战略,谁也不知道。

他们的CEO难当啊!

【返回首页】